九九号

东北黑话怎么说(东北土匪黑话顺口溜)

东北解放初期,黑龙江“滨绥图佳”一带特别多土匪,滨绥图佳就是哈尔滨、 绥化、图门和佳木斯,这些地方的土匪成分非常复杂,解放军当初为了侦察敌情,假扮土匪打入敌人内部,经常需要学会“黑话”。土匪黑话,又叫“切口”,旧社会帮派组织之间,都有隐语,一般人听不懂。

东北土匪黑话初探

民国时期整个东北分为九个省,目的是便于分块管理,各省自治,不会形成与中央叫板的势力

土匪黑话是件很复杂的事情,一时半会儿是说不清的,下面咱就简单的举举例子,看看土匪黑话怎么用的。

举例子,比如说土匪盘道(盘道也称盘海底,土匪之间见面,最初用黑话交流,互相探探底。)

比如两伙土匪,这家大掌柜的派了亲信,来拜访另一家大掌柜的,商量一点事儿。

到了山门口,遇到了放哨的喽啰,赶紧抱拳拱手,口里念到:“西北悬天一只鸡,绿林不把绿林欺,绿林若把绿林欺,伤了绿林好和气!”对方放哨的一听,知道是同行,就会放他进去。

东北土匪黑话初探

来到山寨门口,把门的会问:“爷们儿从哪来?”

回答:“称不起爷们,在X二爷那吃饭。”

问:“是路过还是候着?”(是不是有事儿要待一会儿?)

回答:“要见你们掌柜的。”

说到这,守门的就会把人带进去了。

里面坐着站着一群人,都是土匪,这时候就要主动说:“XXX(对方绰号)管亮(枪法漂亮),人强马壮,好福泰呵!”(这是夸一下对方厉害。)

东北土匪黑话初探

座山雕

说着就直接行礼,然后口中念到:“西北悬天一片云,乌鸦落到凤凰群,有心我把真主拜,不知哪位是君来哪位是臣?”(这就是先示弱,夸人家厉害,自己小人物拜见来了,问问哪一位是大掌柜的。)

大掌柜坐着不动,回答说:“西北悬天一片云,君是君来臣是臣,不知黑云是白云?”(你闯进来干啥的?谁是掌柜的看不出来吗?)

这时候,黑话就对的差不多了,来人只要再客气一句,掌柜的就会说:“台儿拐着炕上来坐着盘道。”

接着就是该说正事儿说正事儿了。

东北土匪黑话初探

再解释一下著名的《智取威虎山》里的那一段:

问:蘑菇,你哪路?什么价?(什么人?到哪里去?)

答:哈!想啥来啥,想吃奶来了妈妈,想娘家的人,孩子他舅舅来了。(找同行)

问:天王盖地虎!(你好大的胆!敢来气你的祖宗?)

答:宝塔镇河妖!(要是那样,叫我从山上摔死,掉河里淹死。)

问:野鸡闷头钻,哪能上天王山!(你不是正牌的。)

答:地上有的是米,乌鸦有根底!(老子是正牌的,老牌的。)

问:拜见过阿妈啦?(你从小拜谁为师?)

答:他房上没瓦,非否非,否非否!(不到正堂不能说。)

问:嘛哈嘛哈?(以前独干吗?)

答:正晌午说话,谁还没有家?(许大马棒山上。)

问:好叭哒!(内行,是把老手)

答:天下大耷拉!(不吹牛,闯过大队头。)

问:脸红什么? 答:精神焕发! 问:怎么又黄了? 答:防冷,涂的蜡!

问:晒哒晒哒。(谁指点你来的?)

答:一座玲珑塔,面向青寨背靠沙!(是个道人。)

这一段盘道,仔细看的话,其实没啥实质性内容。土匪之间用黑话对话,很大意义上是看对方懂不懂,用的熟不熟练,甄别个真伪,判断对方的身份和实力。

再上一段简单的,单田芳评书《乱世枭雄》中有那么一段:

说张老嘎达带着十几个兄弟刚过狐儿岭,猛然间,就见对面小山坡坐着一位。

东北土匪黑话初探

老嘎达心里一个咯噔,心说“不好!这荒山野岭,有人在这地方待着,八成是绺子的(山寨)”。老嘎达心一横,决定跟他对一对脉子(切口)。

老嘎达高喊一声“达摩老祖威武”(朋友,先别动家伙),接着一溜小跑,到了近前,抱拳拱手,说了一声:“这位爷,里口的吗?(这块地盘的吗?)报个蔓儿吧?(贵姓)”

那人眼皮一抬,回了一句:“虎头蔓儿(姓王)。蘑菇,什么价?(你干什么的?)”。

老嘎达一听这话,不用问了,能说这话的一定是别梁子的,这就好办了。

老嘎达接着说:“原来是并肩子(兄弟),我们是“头谷”(贩马)。三老四少道上靠,河里游出闹海蛟。不知又兴哪一套,兄弟二人把话唠。(都是道上的兄弟,河水不犯井水,不知您老大要些什么,咱可以商量商量。)”

而后老嘎达拿出一小口袋银元,放在那人面前,笑着说:“头蓝不嗨(钱不多),请林子里的兄弟们搬浆子(喝酒)。”

……

东北土匪黑话初探

上面这一段,也是典型的黑话交流。

土匪之间的黑话,都是慢慢发展而来的,很多都是他们真实心态的反应。

比如,干土匪称作“吃打饭”,长期干这一行叫“挂住”。

枪法好叫做“管亮”,子弹叫做“柴禾”、“飞子”。

打劫叫“开差”、“砸窑”,劫道叫“别梁子”。

媳妇叫做“裹章子”“平头子”,身边的护卫叫做“崽子”“把式”。

杀人叫“插人”,分钱叫“挑片”。

姓刘就是“顺水蔓”,姓石就是“山根蔓”,姓王就是“虎头蔓”。

土匪忌讳“死”字,所以称死了为“睡了”,睡了则称“躺桥”。

……

黑话太多,这里就不一一说明了。

东北土匪黑话初探

再补充一点知识,我们看《智取威虎山》里有个“八大金刚”。在土匪窝里,这叫做“四梁八柱”,是整个组织的核心力量。

四梁分为“外四梁”和“里四梁”,这八种人,就是八柱。一般的土匪,就俗称“崽子”了。

里四梁,指的是炮头、粮台、水香、翻垛的。

炮头是行刑的,他必须“管亮”(枪法准)。

粮台管粮食、蔬菜的储备、供应。到百姓家吃饭时,还要检查食物有没有毒。

水香负责分配站岗、放哨。每砸开一个窑(攻下一个地方),他的第一件事就是放卡子(哨兵)。

翻垛的,是溜子里的军师、参谋长。他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。

外四梁,指的是秧子房、花舌子、插签的、字匠。

秧子房就是票房,是关押人票的地方。一般都心狠手辣,割耳朵、割鼻子,必要的时候直接撕票。

花舌子是联络官,必须要能言善辩,连哄带吓唬。比如绑了票,他们就要过去联络,尽量多要钱。

插签的,其实就是侦查人员,主要负责自己乔装打扮,去查看打劫的目标、路线,保证万无一失。

字匠就是文书,会写字,和外界一切的文字交流,都由字匠负责。厉害的字匠还会刻印、模仿他人笔迹等。

当然,有这个四梁八柱的,都是些大土匪组织,规模不大的,不一定配备这么齐全,能兼任就兼任了。

分享:
扫描分享到社交APP